思念·归乡

前些日子,听说一位朋友的母亲住院了,得了严重的脑血栓,肢体几近瘫痪,言语含糊不清,朋友放弃工作一直陪伴左右,默默地守护着。得知这个消息,我很愕然,朋友的母亲还不到六十,本该享享清福,颐养天年,却卧病不起,叫当儿女的怎地是好。

扼腕叹息之余,我想到了自己的母亲,老妈也快六十了。最近没时间回家看望,她是否身体健康,是否心情舒畅,家里是否一切安好?曾几何时,妈妈不厌其烦地教我识人辨物,一遍又一遍,我总是对新事物充满好奇。长大后见识比她多了,便不再想听她唠叨那些老古董了。

自打上中学开始我就在学校寄宿,上班后也不经常回家,过好久她才能见儿子一面,每次回家她都不停地在我身边唠叨,我总不耐烦地躲开她,甚至还跟她顶嘴耍脾气。现在知道妈妈年纪大了,变老了,才开始懂得心疼妈了。她每次打电话就是那么几句,叮嘱完一遍又重头开始,生怕我没听进去似的,等她唠叨完了,我才应一声,听到我认真地回答了,她才满意地挂断电话。现在总想多给老妈一些说话的权利和机会,让她不再感到孤独,不再对儿女挂念而黯然神伤。

人总是等到快失去了才知道珍惜。以前不觉得有多么想家,也不怎么想妈妈,现在离家远了,回家少了,反而想念家了。思念就像毒瘾,一点点渗透到身体里,进去后就再也出不来,越是夜深人静就越想家。懂得了什么是思念,才懂得了该珍惜什么。终于,我抵不过思念的折磨,买好了回家的车票,从东北哈尔滨踏上了归乡的路。

坐在归乡的列车上,我不禁想至亲还能陪我们度过多少个春秋。父母已经为我们劳累了大半辈子,为的就是能让我们活得比他们更好,他们劳累却从不诉说苦痛,而把无尽的爱给了儿女,自己却被岁月烙下了深深的印记,额头上那道道沟壑起伏跌宕,两鬓斑白的缕缕银发爬满脸颊。

回到家,看到老妈头上又多了一些白发,以前没仔细瞧过,现在发觉她真的老了许多。老妈见到我非常开心,打开话匣子的第一句话却是“这么久没回家,也不想妈妈”。她像个小孩似的看着我,一句话竟让我无话可接,我赶紧放下行李,拉起她的手跟她笑在一起。在家的两天,我说想给她拍照,她欣然应允。我让老妈站在院里那口井旁边,手扶着那棵夹竹桃,用相机拍下了几张照片。她很在意自己的穿着,拍完后让我打开照片看,总觉得哪里不好,又换了一身新衣服让我重拍。我教她拍照时说茄子,她就真小声地说茄子,就这样,我给很少拍照片的老妈拍下了好几张怯生生的相片。在家的这两天,我感受到了她的高兴,是打心里高兴。现在我也是当爸爸的人了,终于体会到父母对子女的那份情感,是无私的、最纯净的爱,有孩子陪伴身边才是最幸福的时刻。

幸福的时光总是容易逝去,我又离开了家乡奔向远方,只把长长的背影留在那里。

时间不待人,除了时间没有什么是不变的。我们长大了,亲人也终将老去。夜晚,望着车窗外闪过的霓虹灯和车流,我知道这些繁华都是浮云,一如清风飘过水上,只留下圈圈涟漪。

列车在不停地奔跑,时间在不停地消逝,我不能让时间为自己停留,哪怕只是片刻。只希望至亲能多点幸福和快乐,不敢奢望父母长命百岁,惟愿此刻至亲平安健康。


【字体: 】【收藏】【打印文章】【查看评论

相关文章

    没有相关内容